lion crowd Fireworks shortfireworks lanternlanternlanternlanternlanternlanternlantern shortfireworks crowd Fireworks nlion 慶祝建校一百三十週年!
         Celebrating 130 Years!
詳細內容 Details

 領導機構 

 學校簡史 

 教師團隊 

 統計圖表 

 畢業生名 

 校園實錄 

 校歌 


侨教开山祖梁庆桂---来北美创办侨校始末

李树邦 编撰

Text Box:  
梁庆桂先生遗像

梁庆桂先生遗像

梁桂庆,字伯阳,号小山。清咸丰六年(一八五六年)九月初十日出生于广东省番禺县黄埔镇的一个世代书香家庭。祖父同新、父亲肇煌均为两世翰林、侍学、京尹。庆桂幼承庭训,读书聪敏过人。光绪二年丙子,时年二十一岁,便考取举人。经历官内阁中书、侍读。梁氏为官清廉,不畏权势,广为国人所传颂;更为国人颂扬的,乃是致力倡办海外华侨学堂。

清政府于光绪三十一年诏废科举,兴办学校,更诏置学部,以国子监归并之。

先是南洋及美洲原已有华侨自设教育子弟之专馆或补习私塾,但规模甚小,人数有限,课程复漫无标准。美洲华侨以旧金山为多。光绪十二年后,中国驻美使馆有筹设金山中西学堂之议。光绪十四年,领事梁延赞委派程赞清为学堂监督,建立金山中西学堂,随后改名为大清书院。然此种书院仍不过专馆性质,日久形同虚设,鲜收实效。

当时,庆桂服官在京,参与教育法律改革计划。于是庆桂向学部呈送手折,力主派专人赴美开办华侨学堂。其呈折云﹕

"旅外侨民于祖国之文学、语言、道德、习尚,渺无所知,则习外之见愈深,爱国之情渐淡。查北美侨民以十万计,彼此所得工资,实较内地为优,除仰事俯蓄外,大半能担任学费,惟限于教育无人,不得不附入彼国之学校,若能提倡激励,则中文学堂之成立可计日期。"

光绪三十二年十二月戊寅(即旧历十六日,一九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学部奏:派内阁侍读梁庆桂赴美洲兴办华侨学堂事宜,又派游学毕业生新授法政举人黄鸿总理南洋各埠学务,这是清政府着手华侨教育之始。当时学部尚书为荣庆,左侍郎为严修,右侍郎为达寿。

庆桂奉派赴美兴学后,于光绪三十四年二月初五日(一九零八年三月七日)自香港乘 "蒙古"号轮船起程,随员有何葆珩(译员),何炎森、京都师范馆优等毕业生朱兆莘、程祖彝、曹冕等一行六人,同行者还有当时新任驻旧金山总领事许炳榛,于四月二日到达旧金山。四月十五日, 梁庆桂在领事馆、中华总会馆、中华总商会等的大力协助下,成立学务公所。选出乡望素着、才具精敏者,专责推进学务。有陆步瀛、李达荣、黄梓材、邝文光、陈大佑、谭经爵、雷洽春、唐定之、邓广英、黄日如、黄添、陈敦朴等二十一人,并列具名单,呈请酌派为学务员。

中华总会馆暨六大会馆绅商董事开会决议侨民学堂亟当速办。决定将一九零六年旧金山大地震时领取的赈济余款转作建筑学堂之用。当时,清廷汇款九万两来美,为赈济华人之用,惟美国已有款项赈济,乃将此款给与本埠华人,使其自办慈善事业。今日市德顿街八四三号之中华总会馆,楼宇巍峨,即由此款而建成也。自是襟尾慎街旧有之中华会馆迁来新楼下层,同时又将旧校从沙加缅度街七七七号半二楼迁来新楼上层,主其事者为领事徐善庆。并决定将大清书院改名为大清侨民公立小学堂,于宣统二年初正式迁入中华会馆二、三楼上课。由许炳榛兼任校长。拟定学校章程,学校经费暂在广东银行揭借二千三百五十元以应开支。

梁氏在旧金山处理好学堂事务后,又在沙加缅度兴办学堂。随后赴洛杉矶、华盛顿特区、纽约、芝加哥、波特兰、西雅图及加拿大之维多利亚、温哥华等埠,组成了纽约、芝加哥、波特兰、西雅图、温哥华和维多利亚等六埠学堂六所,连同旧金山、沙加缅度二间共八所学堂。梁氏于宣统元年二月返国后,复得各埠侨绅呈报续办侨民学堂四所,共计十二所。翌年,梁氏呈报学部侨校筹办经过情形,其文云:

"法律馆咨议官内阁侍读梁庆桂谨呈,为呈送美洲华侨学册事﹕窃庆桂于光绪三十二年十二月奉钧部派赴美洲筹办侨民学务,于三十四年正月下港,二月五日放洋,三月二日抵美。宣统元年二月,事后回国。查华侨散处美洲者近日仅十万余人。每埠多则万人,少则千数百人。其子弟能入初等小学者或数百人或数十人。大都生长异邦,习惯自然,几成土著,且又为就近谋生起见,故皆入西国学校,而于中国文字反未讲求,其间不乏异才,能在该国大学毕业者,要以祗供西人驱策,楚材晋用,良可概惜。庆桂遍历各埠,接见绅董,公燕私觌,广为演说,宣布朝廷德意,钧部懿举,本诸孔孟遗训,谕以忠孝大义,竭诚开道,以坚其内向之忱。侨民仰戴皇仁,眷怀祖国,远近传播,靡不感动。虽间有顽梗,遇事阻挠而谣诼多端,究不能摇惑人心,而各校卒以成立,此在美筹办之大略情形也。由港动轮先抵檀香山,旋驻金山埠。金山为美国疆域之西,侨民流寓最早,人数亦最多,其公正纯朴者固不乏人。此次办学幸有二三殷富出为维持,故尔得所籍手,然几经劝谕,几经反复,濡滞金山埠者五阅月矣。次抵沙加缅度,人心谨愿,立学最先。惟商务无多,筹款颇形竭蹶。次抵洛杉矶,迭次约集绅董,安筹办法,而人情散涣,徒事延宕。次抵盐湖城、新奥尔良、华盛顿特区,凡此之埠,皆以侨民无多,难足校数。惟以华京为总汇之地,公使驻节于此,又值唐绍仪专使抵美,故彼此互商,欲在华京先立一校,联络数埠, 究以距离较远,车费浩繁。众议分歧,遂多观望。次抵纽约,筹商径旬,开学礼成。遂赴芝加哥,该埠商业繁盛,而家族主义未除,其结习与金山之邑略相仿佛。庆桂于各姓之间,几经往来,始能联合,故开学独后。次抵波特兰、西雅图、其人多怀忠爱,于学务尤属热心,着手较易。继渡海入英属维多利亚,俗称咸水埠者也。众情欢迎,从容筹议,购地建堂,蔚然可观。次抵温哥华,自铁路开通,埠中商务日益畅旺。旧有学堂,为之改良章程,酌定规则,均能遵守,无生迂心。以上八埠,惟金山建堂一所,可容学生二百四十人,将来经费渐充,多聘教习,分时授课,可容人数,当更倍之。维多利亚所建筑与金山大致相同,至纽约、沙加缅度、芝加哥、波特兰、西雅图和温哥华等六处,均暂租楼房一律开校,此各埠分别办理之大略情况也。兴学要务首在得人,是以每到一埠,辄择公平绅董与之周旋,幸皆能相助为理。至各埠商董,万里经商,终岁勤劬,获利无几,竟能凑集巨资,广筹经费,具见爱国之诚,应请援照成案,从优奖叙。

开办之始,原拟中西并重,经订定章程刊刻分布,惟据商董条议,均为教习人众,款巨难任。略为变通,故现定学堂课程,专以中文为主,每日上六时,任各学童仍入美国学校肄业西文格致算法,下六时以四小时教授中学,均分经学、修身、国文、历史、地理、习字、体操、唱歌共八门。惟学童程度不同,人数多寡不一,不能不因地制宜,分定教授方法,以为裁并教员樽节经费之地,每年各将成绩呈报钧部及公使领事考验,以昭核实,业经谕令各堂照行,此酌定公课时间表之大略情况也。然此皆经始之谋,仍当筹持久之计,谨拟办法敬为钧部陈之﹕

(一)酌给常年经费也﹕泰西各国,凡事属创举,力有不逮,莫不由国家拨给经费,赞助其成。况建学为兴国要图,今幸成立,侨民纷纷以补助为请,应请钧部每年补助金山学堂美金五百元,纽约美金三百元,沙加缅度美金二百元,波特兰美金二百五十元,西雅图美金二百元,芝加哥美金二百元,温哥华美金二百元,维多利亚美金三百元。量予恩施,方易行其干涉,为数无几,收效实多。

(二)严定校长考成也﹕拟请由钧部扎饬各埠领事,皆隶之,酌定考成,自免推诿。

(三)岁派委员查学也﹕堂务之废弛,教学之勤隋,必须查验以期整顿。

(四)给予教员学生奖励也﹕拟请钧部扎派使馆随员领事或学堂教员会同考试,如确有合于高小及中学程度者,拟请按照内地章程,给予奖励。其教员亦请比照内地,从优给奖,俾昭激励。

(五)饬拨公款助学也﹕金山有旧中华会馆一所,由公使拨款建复,当经明白批示,以后该会馆租息,永为办学之用。泐石示远,成案可稽。乃会馆绅董有二、三人者,把持盘踞据款不交,且造谣言,肆行簧惑,拟请钧部咨行公使,扎饬领事,照案提拨,毋任抗挠,以重公款。

以上五事,皆为善后之方,是否可行,敬乞钧定。总而论之,海外兴学,所以收民心而保国权,华民生长外国,于西学不患其不通,于中学辄苦其不习。文字为立国要素,若国民而不谙本国文字者,久则与之同化,势将尽成彼国之民。今中西学术潮流所趋,虽有相引渐近之势,而究其归宿,溯其本旨,相去实远。侨民子弟耳濡目染,相沿成习,守此不变,流弊滋多,况近年邪说横流,遍翔海外,莠言煽惑,民志易摇,惟多立学堂,泽以诗书,自可定其趋向,民情国势,一彼一此,正待转移,此所以挽回之策,经久之谟,尤不容须臾缓耳。

兹谨缮金山、沙加缅度、纽约、芝加哥、波特兰、西雅图、维多利亚、温哥华八埠学堂职务人员册,学生姓名册,筹办学务绅董姓名册,功课时间表共八本。另金山学堂图式六纸等汇程钧部,俯予存案。另劝集绅董捐款册约共美金三万余元,商拨公款共美金二万余元,尚须核伸中国银数与筹办出力人员一并请奖,至领支款目亦须列册报销,容即续行呈报。

谨先将筹办美洲各埠学校情形覶缕陈布,伏乞钧部察核施行,实为公便。谨呈。

宣统二年六月吉日

梁氏在美推动侨教,任务非常艰巨。经其一番苦心提倡与鼓励,造成风气。梁氏当日在美最重排场,所至酬酢,手段阔绰,而演说提倡瘁力为之,日无暇晷。所领学部经费及出差费用仅二千余金,庆桂不惜财力广结人缘,以后耗费逾万金,不足之数胥出私囊。亦可谓为公出钱出力矣。

辛亥革命后,旧金山大清侨民学堂改名中华侨民公立学校。一九二七年改名为美洲中华中学校至今。

从十九世纪末至抗日战争期间,先后有一九零八年开办的金巴仑学校,一九零九年有金门学堂,一九一九年有晨钟学校,一九二零年有南侨学校,一九二二年有圣玛利学校,一九三四年有协和学校和阳和学校,至一九三七年间,先后又有浸会学校,华文专修学校、孔教学校、圣公会学校、浸礼学校和建国中学等十四所。

梁氏归国以兴学功入学部任参议职。不久返粤倡粤民治粤,鼓吹宪政,历久不辍。宣统三年(一九一一年)与梁节庵等重开广州诗社。民国后,与吴玉臣、何屏山、张汉三、卢梓川、汪华伯、汪憬吾、黄宣庭等共结九老会。民国十二年,旧友徐固卿任广东省长,屡造卢劝出问政。婉拒之。晚年,志益淡泊,肆力诗文。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夏,疾卒,享寿七十有六。

梁氏在北美洲推动华侨教育,厥功至伟。其赴美兴学诗有云﹕"身随日月转西东,阅尽狂滔骇浪中;万里乘槎同博望,数洲列校愧文翁。殊方久客谱蛮语,瀛海归航恋旧丛;知己天涯未寥落,瑶笔时复付邮筒。" 盖亦写实也。

 

(本文根据梁庆桂先生之外曾孙女、前美洲中华中学校长黎美勤女士提供的数据整理而成。主要有﹕

1.  梁庆桂﹕《式洪室诗文遗稿》;

2.  梁庆桂赴北美筹办侨校始末。见一九八九年七月十四日《华声报》;

3.  倡导侨教开山祖梁庆桂。见《广东文献季刊》八卷一期;

4.  周坚乃﹕侨教开山祖梁庆桂。见民国七十八年三月一日《世界日报》等。)